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生有梦

一生有你 一路有歌

 
 
 

日志

 
 

拥抱你,我的秋月,我的春风(天天清803)170911  

2017-09-16 13:43:06|  分类: 与母亲有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一,七月二十一)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这是琵琶女旧日生活的回忆,口气里好像后悔之意。其实,我觉得,琵琶女在她的那种生活里,能今年接明年的欢笑,已是不错的了,只要不是强颜欢笑。试想,作为一个时代的歌女,能在青春里大红大紫那么多时日,也已是很难得的了,怎么能说是“等闲度”呢?要不,怎么度才不算是“等闲度”呢?

也许,是我不懂得琵琶女的生活。我只是觉得,人,干什么,就得说什么。在我看来,琵琶女的“秋月春风”不是“等闲度”。

好像远了,又好像,这本就是理清思路的引子,不能去掉。

再回过头来,说说我的感慨因何而生吧。

好像,我是说好像,在我50多年的时光里,除去年幼无知,除去青春年少的时光,我真的不知何为秋月春风。在四季里,我最喜欢的只有夏季,夏天的昼长夜短,夏天的炎炎烈日,让我觉得安全,温暖。

这样清晰明白的的不同常人的感觉,是在母亲突然离开我们之后。

上个世纪的92年的腊月初一的一大早,俺本家的一位大哥,并不很近,来到我上班学校的家属院里。记得当时我在里屋里,给刚刚一岁多一点的女儿穿衣服,起床。是孩子的爸爸接待的。大哥并没有到屋里去,只在院子里给孩子的爸爸说了什么事,就回去了。

我当时什么事都没有去想,我问孩子的爸爸什么事,他支支吾吾地说,你母亲喝农药了,在哪个哪个医院里,我们收拾好孩子快点去医院。我当时,就迷了吧,一点也没有想到可怕的结果,就只是想我娘喝农药了,她已给救过来了,我们要赶紧过去看俺娘。当时只是想,俺爹或是别人一定又气俺娘了,俺娘这次动真气了,她真的不想再跟这一家子缠下去了。俺娘不止一次地说过,活着实在没有什么趣味,一死,就一了百了了。但无论如何,我都没有想到母亲会死。

那样的时日,在我们农村喝农药寻死的也不少见,发现及时,被救过来的也很不少,有时,虽然也会留下后遗症,但毕竟是活下来了。我就一个心眼地想,俺娘给救活了,在医院里住着。其实,稍微有一正常思维,就会想到,不是这样的,要是俺娘给救活了,还要本家的大哥一大早到俺家来给说吗?当时,就是迷住了心,根本想不到母亲会死。

孩子她爸推了自行车,我们就赶紧出门了,催促着孩子她爸快点去医院。到了往我们村拐弯的路口,孩子她爸停下车子来了。我还给他说,你在这里停下来干嘛呀,咱赶快去医院呀。他抓紧我的手说,你要有个思想准备,婶子(我们这儿,闺女婿喊岳母不喊娘,喊婶子或是大娘)可能不行了,到家后,你不要乱说话,人都要不行了,你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尤其不要埋怨他人。我懂他的意思,他怕我伤心之际,失去理智,说出不利于家庭团结的话。其实,他真的想多了,我什么都没想,我只想我娘没有死,我要去看我娘。

我机械地地又坐上了车子,什么都没问,只想,我娘真的不行了吗?现在,还有口气吗?我真的没有娘了吗?我回到家,娘是什么样的了?

到了村口,看着人们看我的表情,就觉得不对劲了。远远地看见我家墙外的那棵上挂上了一串纸番,意思是这家刚死了人。我跌跌撞撞地往家跑,并没有哭,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跑进院子,院子里是零乱的,屋门开着,外面挂着一长块白布,简易的灵棚都搭上了。母亲,真的是死了。

奔进屋里,就看见娘躺在地上,扑到娘身上就大哭了。摸着娘的脸,冰凉冰凉的;农药的折磨,使得母亲的脸色难看了,可以想像得到,母亲咽下最后一口气时,得多么难受。还有,母亲的嘴边,还有血迹,像是血从嘴里流出来过。我就想成,是体内的农药烧的。身边的弟弟妹妹,都嚎啕地有些傻傻的了,尤其是二弟弟,手上有很多血,胡乱地用旧布裹起来。是二弟弟用拳头砸了门上的玻璃扎的。突然发现,家塌了,以后的日子不知怎么过下去了。身边的大娘婶子们,都拉住我,说,别先哭了,给你娘换衣裳吧,换上衣裳,放好,你们再哭。所谓的衣裳,就是仓促之时,临时用一些材质很差的布缝成的棉裤棉袄。这就是我娘的寿衣了。我摸着这粗糙简易得不能再粗糙简易的寿衣,想娘一辈子就这样给打发了,又抱着娘失声大哭。身边的大娘也已不能用话语劝我了,就一个劲拉起我,把寿衣的一只衣袖递给我,意思就是快快给我娘换衣裳。衣裳肥大得很,我们就把母亲给装进衣裳里了。

记得清清楚楚,母亲贴身穿的那件秋衣,还是我多年以前穿的,自然是破旧了,母亲补过一直穿着的。母亲说过,冬天,里边的衣裳,要什么好看,能穿就行,暖和就行。那件我穿了多年的秋衣,那上面有过我的体温,就让它贴着母亲吧。婶子说,要褪下来,我说,不用了,那是我的秋衣,俺娘不嫌,就跟着俺吧。这件秋衣在母亲身上的样子,我到死都会记得清清楚楚。

我给母亲买过的东西很少,不是我没有孝心,是我工作的时间太短,母亲就走了。

我第一年读师专时,用自己特意省下来的饭票换成钱,给母亲买了一顶深蓝色的方形头巾,母亲很喜欢,说这个头巾,宽宽大大的,布料足,布料好,瓷实,颜色正。还说,还是闺女疼娘。后来,我看有些落色了,就又买了一条,那时已在农村家乡中学上班了。乡镇毕竟不是城里,竟没有再看到如第一条那样的头巾了,也是蓝色,虽然不落色,但布料显然是差多了。

刚上班那年,秋天的时候,我给母亲买了一块蓝色底子的细条纹还有一些细碎花纹的布料,让母亲做了一件上衣。母亲看见那块布,摸了摸,就说真好看,还说,俺闺女就是会买东西,知道我喜欢什么。那是89年的秋天,我刚刚参加工作。那时候,我的工资80多块。我的二弟弟跟我上高中,跟我吃饭。

90的秋天,我大弟弟结婚,母亲要做一身新衣裳,我说,我给你买。上衣,和那一件颜色差不多,裤子是黑色的。母亲也很满意。

想来,这就是我所有的所谓的孝敬我母亲的了。90的夏天,赶在我大弟弟结婚之前,我也结了婚,说是姐姐不结婚,弟弟就不好结婚。父母都认为,我读书,已花了不少的钱,我结婚就一点嫁妆不给了。我没有任何想法,我觉得这是应该的。我知道,为了大弟弟的婚事,父母都已很不容易了。

91年的11月份,我的女儿降生。第十一天,喜面吃过之后,母亲来我们家看我们娘俩。女儿粉雕玉琢的小模样,母亲第一次看到,竟是惊喜得不得了,一个劲地说,没见过这么干净的小孩儿。要知道,我们农村,新生婴生是不没有条件洗澡什么的。女儿主就是干净得出奇,用母亲的话说,就是,这样光头净面的小孩儿,就没见过。光头净面这个词,我是第一次听说,就是母亲说的。母亲这样说,是有对比过。我大弟弟的儿子早我女儿5天出生,我当时没有机会去看的。母亲说,那孩子比起我女儿来,没法比,主要是那孩子太看上去太脏,不讨人喜欢。按说,母亲是重男轻女的,那边又是孙子,母亲应该高兴才是,可母亲竟是没有表现出欢喜的样子。母亲只说一句话,“那孩子怎么那么显脏呢?”   

是的,母亲说的不错,后来,我看到我这个侄子的时候,也是很失望,孩子看上去,真的让我喜欢不起来,虽然是我弟弟的亲儿了,我的亲侄子。果真,就是这个侄子,后来出了问题,智商有问题。我那没有一点点文化的弟媳,怀孕期间,身体过敏过,她用过一些药物。

弟媳,为人强势,我母亲为人太老实,一直郁郁的。虽然,我大弟他们分门立户单过日子也比较早,可他们年轻不懂事,吵架,打架是家常事,母亲每每跟着担心吊胆。母亲又特别心疼我这个大弟弟,大弟弟的生活,成了她的一切。在母亲对大弟弟的态度上,我看到了近乎没有理智的母爱。我理解母亲,可她改变不了,大弟弟就是她的命。她默默忍受着大弟媳的跋扈,只是为了心疼我大弟弟。比如,母亲给大弟媳许诺,要是我大弟做的不好不对,就来找她。就是有了这句话撑腰,她两口子有点屁事,她就来母亲这里告状,嘴里不干不净的。老实巴交的母亲,只好好言相劝,把一切过失都揽过来。说到底,还是我大弟不成口器,不能够立起门户,让娘担心受怕的。我爹呢,也失去了家长应有的作用,在有了儿媳之后的家庭中,不知如何处理家庭矛盾了。父亲从来没有坚定地站在母亲的立场,劝慰过母亲,有时还说风凉话,说母亲这也不对那也错了。老实巴交的母亲,不知错在哪里,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后来,我时常听说,家里我大弟弟两口子又吵架了,每吵一次,我母亲都要抽筋扒皮一回。这样的日子,我老实的母亲怎么能受得了!

92年的腊月初一早上,就传来了母亲服毒身亡的噩耗!我上班才三年多一点,我的女儿一岁多一点。我没有来得及报答母亲,她就含恨离开了我们。这种痛永远会在心里。没吃黄连的人是不知道黄连的苦的。母亲身穿我那件多年旧秋衣的样子,一辈子都印在我心里了!

还有,后来,我问父亲,俺娘的嘴边怎么有血迹,还有,一边的脸上怎么那么紫?父亲说,是他打的。我说,她都死了,你还打她干什么?他说,我狠的,我恨她害我这么苦,还有孩子没长大,她就这样把孩子丢给我一个人,在这半路上。

这个事,我也一辈子不能忘记,虽然,我当着父亲的面什么都没有说。我不知道,父亲打母亲时,母亲是否还有知觉,我多想她没有知觉了。父亲说,那时,母亲只倒气了。父亲,也是小学教师,为人也很温和,不是什么坏人。可父亲竟是在母亲奄奄一息之时打了母亲巴掌,这是什么心情呀?

父母一辈子也没有少吵架,有一点,我是确定的,我父亲不会骂人,一句也不会骂,可是他说话太气人。母亲说他钢嘴铁舌,死不认错。父亲也自以为,他会讲理,没有谁能说得过他。可我一点也瞧不上他这一点,给一个女人家挣嘴皮子功夫,有什么能耐!有时,把母亲气极了,母亲也会骂上几句。

他们也是打过架的。我亲眼见过一次他们打过一次架,吓得我跑到邻居家喊人拉开了他们。那是一个晚上,他们打着草包,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我都不明白怎么回事。那一次,母亲咬了父亲的手,是个冬天,父亲戴了几天的大棉手套去上班。人家问他手怎么啦,他开玩笑说,让狼咬的。我知道,他这是在骂母亲,可我一点也不同情他,虽然,我也不知谁对谁错。在我的心里,父亲不能打母亲的,一定是父亲先打了母亲,母亲出于反抗才咬了他的。那一年,我不到10岁吧。这是我唯一的一次见他打架,对书生模样的父亲,第一次产生了看不起甚至厌恶的情绪:一个男人,还是个当老师的,怎么会这样!

总之,越是长大,我越是看不起父亲,虽然,在别人的眼里,我父亲有点小文化,看上去还蛮斯文的。可我骨子里就是瞧不上他,他比我老实巴交的母亲差远了。尤其是在母亲死了之后,这一年接一年的二十多年的艰难岁月里。母亲活着的时候,他觉得母亲什么都不好,可没有了母亲,他自己就成一堆泥,再也支撑不起来了。我的二弟弟我的妹妹,都跟着我上学,直到他们考上学。他们工作,他们买房子,他们成家,他们生孩子,他没有管过多少事。有时,我想,他这辈子,不会关心什么人,他于人没有温暖感,除了血缘,我们的亲情呢?他只是索取,他总是在意别人对他如何如何,从不想自己做了什么。

哎,他也老了,老了,老了,好像才开始关心人,可我觉得太迟了。我们都已长大,我们都有了自己亲手经营的温暖自己家了,最苦的日子,都过去了,一切随风而去,我已什么都不想再需要,包括一辈子都渴望而不得的亲情。老爹,永远是我们的老爹,就算没有温暖,也有责任,我们有理智,我们会做好一切,在他需要我们的时候,这不用说。

二十多年的时光里,最喜欢夏天,就是觉得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冬天。

母亲是在最冷最冷的冬天里含恨决绝地离开这个世界的。从那之后,我的心里就冰坨子一块冻结在心里深处了,就算在最热的夏天里,我都能感觉到冰坨子因吸了热而产生释放出的凉意。春天,我都嘱咐弟弟妹妹穿牢衣服,叫捂春,就怕冷。秋天一到,我就感到冷冷之气,我没有心情欣赏秋景,却早早为冬天将至害怕冰天雪地的寒冷。富人怕过热天,穷人怕过冬天。母亲就说过。夏天好过,冬天难熬,冬天冻得肉疼。我懂得母亲的心。我们是穷人,没有过冬天的好条件,自然怕过冬天。

二十多的时光时,春天里,看不见姹紫嫣红,更不闻花香鸟语;秋天里,看不见高天流云,觉不出秋高气爽。把头深深地埋进胸前,只顾拉车前行,就怕一松劲儿,再也没有勇气走下去。天呀地呀,花呀草呀的,什么都没有功夫去想去看。直到,车子的重量一年一年减轻,直到我的弟弟我的妹妹都有了一个好的出路。我抬头看天,方觉天高云淡,方觉清澈高远。春天是明媚的,秋天也是绚丽的。原来,这秋月,还有春风,一直都在我身边,不曾离开,是我辜负她们!

我来了,我的秋月,我的春风。

真的,都过去了,我终于放下了一切,包括,放下了搁在心里搁了二十多年的父亲对奄奄一息的母亲的巴掌,拥抱属于我的秋月和春风,过属于我的寻常的日子。父亲他知道吗?知道不知道,一点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经放下了。父母是父母,我是我,他们的恩怨,纠缠了我大半辈子,终于放下了。

附:
1、上午。升旗仪式,全体老师参加了。然后,是免费的早餐。然后,办公室里,静静地读那本书《孤独六讲》。今天白天没有课,晚上有3节自习,有点时间,可以读点书。读书的感觉永远是好的。
2、上午下班后,和老头子一起操刀,奋战在厨房里。一海碗炖牛肉黄豆芽,用老头子的话说,这是一个硬菜。一盘死面锅饼,这是我的杰作。还有一锅绿豆红枣糊涂。扎实的午饭,已经开享用了。对了,那天剩的冬瓜炖小银鱼儿下虾米儿,冰箱里放着的,好好的,热开后,依然是美味。
3、下午,读了一会子书,然后,备课。第四节课时间,又是全体职工会议。晚上,3节自习,等着我。
4、晚自习,上得开心。回来后,又和朋友茂聊了一会子天,开心。澡澡完毕,觉觉。明天早起,早读课等着呢。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