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生有梦

一生有你 一路有歌

 
 
 

日志

 
 

我真无用!(天天清607)170227  

2017-02-28 20:42:13|  分类: 我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一,二月初二)

     这几天,老头子倍受精神折磨,因为他二姐夫的病。

    老头子通常是个很坚强的人,在我的记忆里,在我们共同生活的二十七年多里,几乎没见过他脆弱过。而这一次,我发现,他犯愁了,真的是犯愁了。

       
        二姐夫本人也算是明白人吧,有文化,当过厂长。可现在看,是不是也有点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从一开始的治疗,到现在,似乎没有一个为以后二姐姐和孩子们如何生活作一个打算和交待。

      当然了,他现在重症监护室里,还得靠着呼吸机才能舒服呼吸,想必他也不能像一个正常人思考问题了。重症监护的花费大家都清楚,指望着二姐家的家底,还有孩子们的支持,那也很维持的。只能是借,借,借,可然后呢?只能是没有然后。可一切,谁能决定?二姐夫,人有时也可能是清醒的,可他没有什么话,孩子们当然从自身感情出发,也是拼命维持。

       二姐夫的状况不乐观,这自然是一方面。可是,还有另外的问题,是没法回避的。作为局外人,自然会考虑到他的后事。可他的孩子们也许还是年轻一点的缘故,没有一个提及这个事。当然,最小的也都快四十了。可问题是,他一旦这一次不能从重症监护室平安出来,撒手而去,就现在这个时候,回家连个合适的趟丧的屋子都没有。可他的孩子们一个人也没有提及这一点,或许根本没有想到。可是,作为年长的我们不能不想到这一点吧。

       二姐家本来在老家是院落的,可后来,全家搬进姐夫工作的厂子住,老家原来由别的人家住着,都还很好。可后来,人家也不住了,家多年不住人,屋子和院落其破败的样子可想而知了。说是,其中靠路的两间屋子都坍塌了,根本不能作为发丧的地方用了。月日
 
        而现在,厂子里的住房,当然也不宽余。这几年二姐姐和二姐夫,是住在另外一家的房子,他们原来的房子给儿子他们住了。人家多年也没有回厂子了,厂子倒闭之后,厂子的好多职工都离开厂子,自谋生路去了。人家的房子住是没问题,人家也乐意让人住着。可是,人家不乐意让当成丧屋吧。再说了,也不能在人家的屋里出丧呀。在儿子他们的屋里吗?孙女孙子都还小,经过这样的事后,小孩子得多害怕呀。再说,这也是套房,只是平房而已,与农村的房子也不一样的。
   
         就是这种情况,我家老头子很是发愁。二姐夫的哥哥们也都去世了。侄子们在外面的在外面,不能撑面的不能撑面。就算侄愿意借屋子用,可是侄媳妇要是不愿意,也不好办。要是按照城里的法子,去殡仪馆,主要的亲戚又都在农村。农村人有农村人的心愿。死,也是人生大事,总得妥善处理才好。可是,这一摊,谁又能给他家办呢。二姐姐一家也是多年不在村里住了。另外,现在,农村的人很少了,年轻些的都出去打工了,家里都不好忙事的人了。

      老头子,把这些事念叨我听,然后,一遍遍地长叹说:“我多没用呀!我真没用!”

附:
1、上午,课,2节。

2、下午,竟是累累的了,没再去小朋友的录播课。

3、晚上,把自己的录播课,完整地弄完了。算是可以上课了。先放着,等到周三下午用。

4、老头子晚上回到家,竟是喊着我的名字,(很难得,多少年了,他都没不怎么喊我的名字了,直接说话)给我说不停地说“我真无用,我真无用!”  可能是喝了点酒吧,看来被二姐夫的事折磨得很厉害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