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生有梦

一生有你 一路有歌

 
 
 

日志

 
 

我在乎的人,不少  

2015-07-03 13: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写的题目,本想是“其实,我是谁都在乎的”。“在乎”一词,换成“在意”也行,或是“怕”也未尝不可。
          生活中,常听得见“我谁都不在乎,我只在乎我自己” “我怕什么?”这样的话。

           说实话,我很崇拜这样的人,我做不到。只要和我有关,只要和我关联起来,我就在乎,甚或是,有些怕。尤其是亲朋好友,

        我从小是在一个大家庭里长大的。奶奶、爷爷、两个叔叔,还有,我母亲和父亲。对了,还有一个姑姑。姑姑,在我三岁左右,刚刚有点记忆的时候,就出嫁了。我没有和姑姑一起生活的记忆。姑姑长我17岁。
       父亲是爷爷的长子,我是爷爷的孙辈里的第一孩子。按说,应该稀罕我宝贝我,可爷爷重男轻女,所以,打小我就与受宠无缘。非单不受宠,反而还受不待见。记忆里,爷爷从不喊我的名,其实,我有一个不错的名字,是当上学老师的父亲给起的。爷爷只喊“小妮子”,有时是“小死妮子”,口气是硬硬的,表情让我怕。我想,要是喊个”小妮妮“,多好听。
       人生记忆里,第一个怕的人,就是不待见我的爷爷。

       爷爷是大家庭的家长,他的看法,就决定了一家人的看法,虽然,父母还比较疼我,那也是私下的。我们住在一个大院里,没分家,在一起过日子,一切都听爷爷调遣。
      我不到7岁那年,爷爷就买回一头高大的新疆细毛羊来。记得邻居们像看稀罕物似的来我们家看这新疆细毛。羊,高大英俊,又干净,密密的毛,像是剪过一样整齐,手摁一摁,根本显不出手窝印来。就是这羊毛,是羊身上最值钱的东西。爷爷说,买这头羊,就是为了一年剪一次羊毛卖。大人们都说爷爷买了个宝贝,我也看着心里稀罕得要命,可我不知道,就是这头高大的新疆细毛羊,让我的童年笼罩了更多的灰色,这是爷爷专门指派给我的一个活——放羊。正在我摸着细密的羊毛暗生欢喜的时候,爷爷撂下话了:这下,小妮子也有活了,放羊,就是小妮子的活。我听着,抚摸羊毛的手,就得停下不动了。
     平时,爷爷一会“小妮子,你干这去“ 一会”小妮子你干那去“,我听得又烦又怕。这下好了,我有了专门的活,更少得玩的自由了。
     起初,我还是不太烦放羊的,心想,成天被爷爷吆喝着弄这干那的,担心受怕,出去放羊,也好吧。可谁知,第一次放羊,我就领教了羊的厉害,我根本弄不了这外来的羊。
    羊,高大,我站在那儿,看着比我都高。它根本不吃草,一个劲地跑,有时会定定站住,然后,又好像是看见了什么,又撒开蹄子拼命地跑。你想想,一个又瘦又小又矮的小丫头片子怎么能撵得上。跑也不怕,就怕跑到庄稼里,糟蹋庄稼。我又急又气又怕,只有哭的份了。有时撵上了,踩住拴羊的绳子,心想,看你再跑?可我哪里是羊的对手,它头一扭,撒开蹄子,又远去了。有时,还能把我甩倒。
     我烦透了放羊,可我不敢说。真的是不敢,别说给爷爷说,就连父母也不敢说。现在,我都不能理解,当时是那样的怕爷爷,怕到骨子里了。
    放羊成了我的噩梦。一放就是四年,直到二叔结婚,我们家分出去单过日子。我的母亲发下誓愿:这辈子不喂羊。看来,她是知道我烦放羊的。

     怕爷爷,很怕,怕得要命,因怕爷爷,放羊的事在我的心里没有留下多少美好的记忆。
    对了,也算有吧。羊毛卖了钱,爷爷给我买过一顶好看的草帽子,印上的图案,很漂亮。戴着这顶草帽子放羊,大人们见了,都夸我俊,问,这是谁呀?爷爷似乎也有得意之色,提着我父亲的小名说,这是谁谁的小妮儿。这一次没说“小妮子”,我听着还亲切。当然,他还是没有说“俺孙女”。虽然,我是他亲孙女。哼。
     后来,后来,长大后的后来,懂事了,才不怕爷爷。我寄宿读高中的时候,知道爷爷也是关心我的,他交待我马路上怎么左边怎么右边地走。

      我们家单独过日子的时候,我最在乎的就是母亲了,似乎也有怕的意思,怕母亲生气。
      母亲明明是疼爱我们的,可有时,母亲会因为一些我不能明了的原因大发脾气,我怕母亲发脾气。小小的我学会了看母亲的脸色,懂事早,小心翼翼地,好多的时候都是。我一直觉得,我的童年结束得太早,或者说,我根本没有尽情的童年。
     不知为什么,父亲、母亲,有一段时间常吵架,还打了一次,父亲打了母亲的嘴,母亲咬破了父亲的手。我都有点胆战心惊了,有一阵子。怕,除了怕,还是怕,怕他们吵架,怕他们打架。我能做的,只有更小心,更乖。而正是乖里,包含了多少委屈!

          就是这样长大的,所以,我的生活里自然形成了这样的认识:在意别人,在乎别人,只要别人高兴,自己才高兴。只要这个人和我有了关联,我就在意了。人家可以对不起我,我不能对不起人家,这就成了我的人生信条。这样的人生信条,只苦一个人,那就是自己。

     母亲不到50,就含恨离开了我们。我初为人母,女儿一岁多一点,懂得了母亲的艰辛和无奈,把弟弟妹妹都背在了肩上,我不能让他们没有温暖。他们上学没有间断,直到大学毕业。他们有了自己的家,有了孩子,我开始一点点地有了自己。

        一路走来,我从来没有“我谁都不在乎” “我怕什么?”的洒脱和豪迈。我在乎的人,不少,只要和我关联;我怕的,也不少,只要和血脉相连。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