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生有梦

一生有你 一路有歌

 
 
 

日志

 
 

不能算是游记  

2015-06-23 19:00:26|  分类: 旅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考结束了,我们高三老师,可以歇了。中考的监考的活也干完了,高考的分数还要有几天才能下来,这几天是个空,天还不热。老头子说,我拉着你去转转吧。我问,哪里?他说,青岛。我说,青岛,你不是去过N遍了吗?他说, 你没有去过哦。我说,我没有去过的地方多了,你都要拉着去转转不成?他说,就先从青岛开始,争取我去过的地方,都能拉着你转转。我说,转不转,无所谓,哪里我都不向往,家里最好。他说,家当然是好,出去转转也不错,反正,你只管坐车就是了。我说,好吧,反正什么事我都不管,我只看带眼睛和心就可以了,你拉到哪里,我跟到哪里。
         老头子说,这就对了,我的东西,你不用管,你只管拿好你的衣服,还有你洗漱用的瓶瓶罐罐就是了。于是,一个小皮箱,一拉;两个手提袋,脸盆里一放, 一端;说走就走,下楼,上车,出发了。
      老头电话给女儿,网上订好宾馆。女儿信息发给我,地点、方位、路线一清二楚了。
      这是6月15日早上,不到8点。

      是个阴天,凉意十足。老头子说,今天出门就对了,这是天意,要是好晴的天,会热的,这多好,不用开空调,多舒服。我说,好,好,你的安排还能不好!
    我这人始终对坐车没有感觉,平时能不坐车就不坐车,我晕车。幸好我们的车是城市越野,空间还大些,坐在副驾驶坐上满舒服。鞋子一脱,光着脚丫子,时不时地窝在大大的坐位里,反正不再讲究坐态雅不雅的了,怎么舒服怎么坐。
    我们也不讲究速度,时不时在服务区歇息一下。老头子抽抽烟,我呢,走两步,伸伸腿脚,继续前行。老头子说,困了,你可以睡觉。我说,可不能,你开车,辛苦,我要是睡了,你会单调乏味也打瞌睡的,你要打了瞌睡,那还了得。于是,我们一路前行,偶尔也放个歌听听。

        胶州湾大桥是一大风景,没途走过,在我看来。我说,下车看看吧。下来才知道,风有多大,我根本不不敢靠近栏杆。水面全是雾,能见度极差。老头子说,要是晴天,站在这里看水,看桥都很壮观。我说,这也够吓人的了,不幸大风刮到水里,连声都听不到。我还说,要是我真被风刮到水里,你也不要下去救,没用的,能葬身海底,身心都会清洗干净了。老头子说,胡说,走,上车。
      下了立交桥那一段,就看到城市了。车子刚一驶进城市,海的影子就一点也不看不见了,全是钢筋混凝土大楼,与天下的城市再无二样。我有点不甘心,我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青岛吗?老头子说,不急,不急,干净的青岛还在后面呢。
      沿着闺女指引好的路线,一路开到宾馆门口,汉庭连锁店。
      这已到下午2点多。

         办好手续,安好“家”,女儿信息过来:哪里哪里,有什么什么可看,如何如何走。我说,女儿好呀。老头子说,出发。我说,也不歇歇,这就走?老头子说,边走边歇,来到这里,还在宾馆里歇什么。我想,也是,要是只是呆在屋里,就不用出门了。
      我说,我们先去哪里?他问我,你最想先去的地方,是哪里?我说,栈桥,到了栈桥,就算是到了青岛了。他说,好。

     我们沿着海边的公路,慢慢地走,栈桥远远没到,却看到另外的好风景:到处都是小夫妻照婚纱照的!我的天,一点也不夸张,五步一对,十步两对,双双对对,满眼都是!各种各样的婚纱裙,只有一共同的特点——脏,非常脏!那是租来的,也不知有多少年了,更不知有多少新娘子穿过了,无论哪一种颜色,都是看不出真颜色来了。我就想了,这些小娘子们,还穿得要命,摆出各种各样的姿态,她们不嫌脏吗?
    天哪,原来,光鲜无比的婚纱照就是这般拍成呀?照片,真的是有多少欺骗性哦!

     走了好一段海边公路了,我说,累了。老头子说,打车。司机是个好人,说, 这个点去栈桥还早,这个点,栈桥没看头,要看栈桥,黄昏到晚上更好些,有了灯光,好看。我们言谢,不再打车。
     我记得女儿的相册里有海底世界的照片,我说,青岛有海底世界吗?我想看海底世界。老头子说,当然有啊。于是,我们先去看海底世界。
     我看海底世界,又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想法。
     首先,我有恐惧感。幸好,有老头子领着,反正和家长在一起。
    另外,每当看到那一条条大得惊人的海鱼或是别的动物在透明的亚克力展缸里游来游去时,人们惊呼一片,我就感到无比恍惚。我为这些生灵感到难过:它们已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大海,在这里成了人们观赏的玩物,还有什么乐趣?人们总是想各种办法,满足自己的奇思妙想,可苦了这些海底生灵。
      海底世界游览的最后一个项目,是观看海底表演《王子和美人鱼》。表演者扮成美人鱼的样,在水里表演故事。我没有听清解说员的解说,只是看看三个演员在水里沉入浮上,为她们担心,担心她们的氧气设备是否安全。
     表演结束,在世界第一大亚克力圆柱展缸(高达7.6米,直径为5米,能够盛下100余吨海水,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圆柱展示水体)前,我们请一位小伙子用我的小苹果拍了照,纪念。老头子高,他坐着,我站在他身边,一手扒着他的肩膀,只有这样,才能让圆柱上四个大大的红字——海誓山盟进入镜头。嘿嘿。
       我说,老头子,我们比海誓山盟更忠诚了。
      光线不好,拍照效果不太好,但,那份心情全有了。

      出了海底世界,我们走向真正的海边。远远地看到了栈桥。我说,别打车了,就这样走过去吧,反正我们不急。我问,海水真的咸吗?老头子说,真的。
     女儿在烟台读大学时,我们也去过海边。老头子说,烟台的海最不像海,在背面,不成风景。记得,我们在海边走着,我还趟在水里,当时看着海边不干净,我没有撩起水来尝尝是是否真咸。
         这次,青岛,在水边走,看着水很大,浪不停地打来,水自然是干净无边,水边也干净地很。我双脚踩在水里,自是透骨地凉。一阵浪一排浪不停在打过来,水中站立的人惊呼。我撩起裙边,等浪下去的时候,撩起水尝尝,还真是咸呢,很咸,真的。
      当我们走近栈桥的时候,黄昏时刻了。海风越来越凉了,游人穿啥的都有,我注意到,穿袄的都不少。我们走上栈桥,走近海里。桥上有少变相要钱的,这一点我感到不爽:怎么会这样呢!心情有些变味了。
      扶着拦杆,冷得很了。完整地走了一圈后,灯,岸边的一排黄灯,就亮了。早已看不见太阳,可能海上的空气透明度太好,也可能是水对光的折射吧,海上的光线却是格外的好。虽已是傍晚,可看着分明像是黎明时分,透彻得很,清明得很;肃穆,安详,宁静,全都有了。当我们走到岸边,时时地回顾桥的时候,一转眼就看见,桥身下的一排蓝灯也亮了,接着, 桥身上的白玉兰灯柱也都全亮了,栈桥,再看过去,就成了一上一下的两条光线了。
     我说,老头子,我们也算牵手栈桥了。
     这已是晚上8点多了。我们打车回汉庭。

        西边的两处景点,算是看过了,我想,天晚了,也累了,今天就到这里了吧。可不想,老头子却说,天还早,我领你再去五四广场看看,广场只有晚上去才好看。我说,不就是个广场吗,哪里的广场不都是大同小异。他说,那不可不一样,到了青岛,就要看一看五四广场。我说,好,好,你说去看就看。
     夜色里的广场,看不清全貌,只是那个个高高的巨大的海螺形霓虹灯格外耀眼。这应是五四广场的标志。
     我们沿着海边,像当地人一样,散步。海风凉得很,幸好我们多穿了衣服。

     海,比较安静了,也一样能听到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靠近水边,也看不清水色,凉气倒越发彻骨了。老头子说,别的地方的海没有去过,也不知道如何,在咱省看海,来青岛就可以。
      走近很近很近的路边,看到还有不少的灯火在水边闪着,好像在海里一样。老头子说,那是当地人找落潮后留下的小鱼小虾小蟹之类的。看着,一闪一闪的灯火好像被黑色的大海吞没了,可一会又在另一个地方闪闪的了。
      夜晚了,我们裹着海风回去。
      我对老头子说,这一天可够充实的了,你是合格的导游。
     老头子说,明天去崂山。
      这是6月15日全天。

       第二天,上午,驱车前往崂山风景区。
        找了一导游,带路,驱车先直达华严寺。
      上山的柏油路,一边是海,一边是山。可惜那天海上雾气很大,车窗看海,看不清。老头子说,要是没有雾,坐车观海很壮观。小导游说,山水就是这样奇怪,山上明明清朗透彻地很好,可海里就雾气弥漫。是的,一边看山,清清楚楚;一边看海海,却只是雾气茫茫。小导游说,就不定我们下山时,海上的雾就散了呢。
         车停下来后,我们步行前往华严寺。
        小导游说,拾级而上,大理石铺成的路上,有107朵莲花,第108朵就在什么什么菩萨的莲花宝坐下面。脚踏莲花拾阶而上就可以福寿双全。如果想要灵验,那么108朵莲花踏过去,一朵也不能落下。

       我们家老头子是学历史的, 他更喜欢看寺庙之类的古迹。我呢,自己知之甚少,所以,来到寺庙这样的地方,我通常是一言不发。我常想,贡奉的诸神,游人的到来已是打扰了他们安静的生活了,他们心里已是老大不愿意了,人们就不要再高声言语,看看,想想,这就够了。还有,我从不在这些地方拍照,我就怕打扰了他们。
      每当我站在殿外向里边看时,我都觉得那些神像是活的一样,能照见人灵台,让人灵台清明,不染尘埃。

     出了华严寺,我们再一路下山,来到山脚水边的太清宫门前。
    太清宫前面的海面上依然是雾气茫茫,什么也看不见,可走入太清宫,却是清朗得像是另一世界,虽然,与海只有十几米之隔。
     还是那是那样的感觉,对于庙宇,各类神殿,我都有着与生俱来的敬畏之心,不敢妄说一句话,不敢妄走一步路。只是走走看看,便觉拂去很多尘埃,对天,对地,心生感念之情。
     太清宫的道士,一个个表情沉静,这让我想起去年去西藏哲蚌寺见过的辩经的场面,现在想来,都觉太激烈了,看着,听着,都不能给人安静感。当然,我是一点不懂其中奥妙,全是自己的感觉。

     悄悄走出太清宫,走到水边,走进海水,看看茫茫水雾。想,脚下就是此岸,彼岸在哪里?就算没有雾,也看不到彼岸。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对极了,是不是就说,根本没有彼岸,只有此岸?一定是这样的了。此岸才是岸,彼岸根本就不存在,不存在,就不能叫岸。所以,才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可好的时候,好的事,就像离了弦的箭,不能回头,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岸可回可靠了。
    如此想着,方觉海水清凉入心。
     这是6月16日中午,几点,忘记了。

    再次上车,打道回府了,一路想着此岸和彼岸。
    这是青岛之行留给我最好的思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