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生有梦

一生有你 一路有歌

 
 
 

日志

 
 

常常地想,长长地想  

2014-02-02 23:00:04|  分类: 思念母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说,思念是一种病。
         我也是无数次地给自己说,就别想了吧,都过去了,时光过了这么久,我们都过上了好日子,没有受冻也没有挨饿。可是,我还是那样,没有一天没想到你。且日子过得越好,就越想;越是在过年过节亲人团聚时,越想。每逢佳节倍思亲。别人思亲,能去看到,我呢,只能想,再也看不到了。看不到,就只能更加想。
        思念,是一种病。这病,于人可以痊愈,而于我成了顽疾,此生不能治愈。就这样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生前的你就走进我的黑夜,我沉在这种黑夜里,不想醒来。只要不醒来,我就能和你在一起。

      还记得吗,那年,我高二了,你也懂得,我也是要考大学的孩子了。虽然,你不懂大学是什么,但你知道考上大学,就会有“铁饭碗”。你常说的话就是“俺闺女快成女秀才了”。
    冬天,农村人不愿意过。你常说的话就是,还是热天好,热了,洗洗就好,这一冷,冻得人没地儿躲没地儿藏的。
       在我的记忆里,冬天里,你的手总是裂着大大小小的口子的。听你常说的话就是,这口子裂得给小孩儿的嘴似的。当时,听了就笑,觉得你说得真像。现在,想着,心疼。
        那时,听的最多的话就是你对春天的念叨。进了冬天,你就念叨。一九二九不出手,大三四九四九líng(这个字怎么写,我不知道,反正是这个音。就是“冰”的意思)上走。最早就是听你说的。打春时,你比过年都高兴。春打六九头。哪一天,你记得最准。打春的时候,你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冬天走喽,暖和天儿来喽。
      记得清清楚楚,高二的寒假。
     长长的早上过去了,总算忙活完了一些事,不再干什么,热水烫烫手,抹点叫“马油”(老百姓们用的护手油,油性很大,容易招灰)我和你一起烫手,我看清了你的那张裂着好多口子的手。水不再热了,我们才擦手,开始一点抹油。我一点一点帮着你抹油,数着那大大小小的口子。我问这个那个疼不,你说,不疼了,就是一开始裂的时候疼。你的手其实很白,这一点,我是随你的。手的形状和大小也随你。记得,最后,你抓着我的手,看了正面看背面,看了又看,说,看,俺闺女的手就是学生的手,就是握笔杆子的手,就不是出力人儿的手。口气里有一种自豪。
        可是,可是,我这双手,没有做一点报答你的事,你就走了。我能做的就是到你的坟上,烧点纸钱。
        你知道吗,我洗手的时候,就想起你。我的手上有你的目光,我一点点抚摸我的手,仿佛能找到你的手印似的。我摸着自己的手,想抓住你温热的手;甚至,我摸自己手的一节节的手指的时候,能看到你的手指关节处的口子。有时,都发出声来:娘,冬天了,你的手又裂满了口子吧。
       
        冬天了,想你;过年了,更想你;春天快要来了,也想你。
        哪一天没有你?哪样的情景没有你?
       常常地想你,长长地想你。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