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生有梦

一生有你 一路有歌

 
 
 

日志

 
 

就和你在一起  

2014-02-11 16:49:09|  分类: 关于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你还记得不,你骑摩托车那几年,我真是伤透了心,全是因为担心。
     那几次有惊无险的事,把我吓怕了,有时,我竟绝望地想,算了,你不知我的担心,也不懂我的怕,那就算了,我不要这份爱了,因为,我受不了那份担心。一个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也清净。

      那一次,夏天,下午,你回家,不是你的错,是有人不慎将柴油泄露在了路上,可你远远地没有看见,等到看清时,已太晚,想刹车都来不及了,想停也停不下了,车轮粘上那柴油就滑过去,车子失控,连人带车都摔倒了。人没有摔多狠,但胳膊还是擦破了皮,看上去血乎乎的,很吓人的。那一双价格不菲的新买不久的皮凉鞋,也因用力太大想踏住地面而彻底报废了。
      你回到家的时候,你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说得l若无其事,但我还是吓得呆了好一会子。我天生胆小,那时,我们的女儿才三四岁。
      你不知道,事后,我偷偷地哭了多少回。一想起,我就害怕,把自己吓得出一身冷汗。我的怕,你不知道。

        那一次,是晚上,很晚了,你才回到家,我提着的心才放下。我看得出,你很不高兴,身上有酒味。我知道你喝酒了,酒也没怎么喝多,但我看出了你的酒意,更能看出你很不高兴。我问你,你不想说,我一直问你,你才说出实情。你说,包丢了,重要的是里面有什么什么证件。我问,是人家偷走了?你说,不是,你是自己掉的。
        原来是,大桥路面那一段,路上大坑小洼的,晚上黑得很,你根本看不清路面,只有任凭车一颠一颠的,后来,还是一个大窝子把你给歪在那里了。你起来时,也没注意车筐里的包,上车就走。(肯定是因为喝了酒,要是正常,是要看看车筐里的包被颠出去了没有)等开出好远一段路,你才想起来看筐里的包,才发现包没有了。你也不确定是什么时间没有的,反正包是放在车筐里带来到了的,路上没有人能偷,很有可能就是让那窝子处给颠出来的。于是,你又返回去,到歪倒的地方找包,可黑灯瞎火的,哪里好找。可你毕竟还是仔细地找了又找,确信是没有了,要是真是这那个地方颠出来的,一定要别人给捡去了。
       包里真没有贵重的东西,但证件真的是相当相当重要的,补办证件太麻烦。(恕我不想说出什么证件)而我庆幸的是你一点没有摔着,这就是千好万好了。证件嘛,掉就掉了,那是没法的事,证件再重要,也没有人重要。只要人好好的,就是千好万好。
      已是很晚了,你也很乏了,天大的事,也就那样了。一切只有等到天明再说。可我们还是交谈了很多,想像着各种可能的情况,到很晚才迷糊了一会。
     天一亮,你又出门去找,沿原路返回,报着一丝侥幸。
     当然是没有结果。
      我说,就这样吧,掉了就掉了吧,这是天意。
     可后来没几天,还是有了让人惊讶不已的惊喜。
     包让一个开拖拉机的老乡捡起来了,里面的证件,一看重要性都知道,而且证件上的名字,也不陌生。你说,你高中的一个同学,见到了你,问你是不是掉了很重要的东西?你说,是。你同学就把他人捡包的来龙去脉说了清楚,你的包带着你的证件,就这样失而复得。不能说, 这不是一件传奇。
     这件事,也与骑摩托车有关。

     那一次,是最险的,我都有点吓疯了。
      我们三口一块回老家了,你提前几天回了咱们的家。就在我们结婚纪念日的头一天,我们娘俩也从老家回了家,我想过一个温馨的结婚纪念日。
      我们兴冲冲地进了家门,在客厅里没有见你,喊你,才看见你在卧室躺打点滴。我想,你是病了,人还没有走过去,就问:病了?几天了?发烧不?(那时,没电话,更没有手机)心里很急切,可你只慢慢低声地说没事没事。我感到不对劲,不是一般的感冒。行李丢在一旁,急急地过去,站到你跟前。这一看不要紧,我知道,出了大事,你的脸上,有蹭破的皮,当时最热的天,没有包,就那样裸露着,还有很重的血迹,再看看身上,天哪,胳膊上,腿上,脚上,都有蹭破的地方,有的地方很吓人。我都呆了,不知问什么好了。当时就是没想当到是骑摩托车摔的,因为,我们那时已调动工作,换了工作单位,你早已不骑摩托车,我们的摩托车都送人了。我问,给人打架了?也不可能呀,我了解你,你不是那样的人。可是,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我都懵了,根本想不出是怎么一回事。
     当时,你支支吾吾地说,你骑自行车去赶集买菜,估摸我们娘俩要回家,说是回来的路上,让车撞了下。我问,什么车,你也没说清什么车。我说,车呢,你说,跑了。你说,没事,就是抢破了些皮,没伤着筋骨。我听着半信半疑,就一个劲问你,这儿这儿那儿那儿还疼不?你说,不疼,不疼,没事,没事。我看见你头上都是汗水,有些地方,还有泥土的痕迹,我就到洗手间拿毛巾,用热水烫烫毛巾,消消毒再给你擦擦。可毛巾还没拿到手,我就先看到脸盆里泡着的衣服。我知道,一般情况下,你是不洗衣服的,不是你懒,是我不让你衣,我嫌你洗衣不干净,我还得返工重洗衣的。我想看看起来泡的什么衣服,可发现颜色不对头。我打开灯,扯起一点衣服,惊呆了,天哪,一盆血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最后,没法了,你才给我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是我们一个同事,也是我们老师,下午到城里去喝酒,约你一块去,你们是骑摩托车去的,一人一辆。回来时,夜色很重,城边子的路,没有路灯,黑乎乎的。你是没敢喝,想着照顾老师。老师喝了酒,摩托骑得疯快,你小心地跟在后面。可老师骑得太快了,你只想跟紧他,可还是让他抛下好远。就是一个心思赶上他,没有注意路面,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连人带车就撞在地上,主要是车速太快,可想而知,人摔得会有多严重。
       我问你怎么到家的,问你去没去医院,问老师知不知道,你都不说,你只说,没事了,都过去了,别再问了,反正我就这样,好好的,在家里了。我说,天哪,这还叫好好的?你把我吓死算了!
       我当时,又是心疼,又是急,又是怕,又是气,我担心摔坏了头。我说,咱到医院彻底检查一下吧。你说,不用,你都检查了。就是有点头疼,主要是震的。我就是害怕头有后遗症啊。你说没事,我自己能感觉得到。后来,我哭着说,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娘俩可怎么活啊。你就不说话了。
       真是万幸,没有什么事。天热,我怕伤处发炎,就逼着多挂了两天点滴。四五天的功夫,皮伤处就是都结疤了,疤掉了后,看不出任何伤痕。医生说,你的皮肤就是那种自愈能力很强的那种。
      可我的心呢,却从此有了重重的伤痕。我是吓破了胆吧。
      事后,我们不止一次地想这个事,动不动就拿这个事说事,说起这个事,我就会哭得稀里哗啦地,倒像是我落下病根儿。

      经这一事,我知道,我的小命就和你永远拴在一起了,死也要死在你手里了。我认命了。好,和你在一起,坏,也和你在一起。这辈子,就要和你在一起了。

     买车前,我说,我坐车晕车,晕车的滋味,我是“享受”够了,对坐车我是避之不及,能不坐就不坐。有时,不得不坐车,我就想,能打个包把我邮过去多好。
      你给女儿说,咱买个大车,城市越野,里面空间大,你妈坐着舒服。我说,再舒服,也不如不坐舒服。你说,你有事不能不出门呀。我说,是,能少出门就少出门。有事,你们出门就够了。我还说,车是你们的,与我无关,我就停在自行车时代,我就停在徒步时代,就可以了。你就说,这怎么能行,我们要带你走进汽车时代。我一听汽车时代,就哈哈哈地大笑,说你们逗。
      可这车到家了,你开车,我就动心了。我不是想坐你的车,是我心里总有不敢说出的担心。心想,我要跟着,只要不是你自己的事,我就要跟着,不舒服,也要跟着。好在车大,不舒服的感觉不是太大。但我依然不觉得坐车是享受。但我还是那句话,好,要在一起;不好,也要在一起。只要你开车出门,只要是自家的事,我就要跟着,和你在一个车里。
       这辈子,就要和你在一起。在一起,我才不空挂心;在一起,我才不担心。我知道,这是我没出息。没出息,也就这样了。

         (2014  2  11    中午)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