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生有梦

一生有你 一路有歌

 
 
 

日志

 
 

姥姥  

2013-07-26 19:54:26|  分类: 姥姥家的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是母亲活着,我的姥姥应该会健在,得有九十好几了。
       姥姥算是无疾而终。几乎不算生什么病,就闹了两天肚子(其实是胃消化功能不好),并没感觉怎么着,以前闹肚子时这是这样。那两天吃饭少些,觉得好了,可就在早上饭后又感觉不舒服,本来是在家门口坐着的,就回屋躺着去了。谁知竟是一会不及一会,三舅舅慌了,就弄排车拉着去不远的乡医院,说是根本没有到达医院,姥姥就不行了。那是2000年的麦口,山地村庄有的开始动镰割麦。那年我也是带高三,请了假奔丧,跟着舅舅们守灵一夜。麦口的夜里还有些凉。当时怕天热 ,就备了冰块放屋里。第二天,遗体火化迎姥姥的骨灰回来后,我就回家了。出殡时,就没再去。姥姥走时八十多了。亲人们都说,姥姥是想闺女想死的。
     外公现在健在,九十又几了。姥姥比外公还大三岁呢。
     现在,外公的生活完全自理,没有什么病。外公可羡慕姥姥的死了。外公常说,你姥姥那样,那是人家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多好,自己一点罪也没受,也没连累儿女一点,说走就走了,干净利索。还说,我要是能像你姥姥那样走,叫我什么时候走我都愿意,我可不想拖累你舅舅们。外公的口气里,把死看成回家一样的事。
     姥姥外公就一个女儿,就是我的母亲。记得母亲刚走那几年,我还在乡下高中里呆着,学校离姥姥家不远,我是有空就去看看姥姥的,为的是姥姥伤心没有了唯一的女儿。姥姥给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夜里你娘又来看我了,就在窗棂前喊我,把我喊醒,叫我去给她开门去,我听得真真儿的,我起来给你娘开门,见没人,才想起没你娘了。姥姥说这话的时候,是平静的,口气是缓着的,不哭,也不流泪,就只是那么慢悠悠地说。可我每次听过,心里都酸酸的,只是也不流泪。我懂得姥姥的心,她在诉说的时候,仿佛就看能看到她唯一的女儿,那感觉还是温的,那就让她说吧。
     有时,外公在一旁就搭话,孔妮儿(我小时候常在姥姥家,姥姥家的所有的长辈都喊我孔妮儿,妮字要儿化的)一来你就说这。意思是不让姥姥再当着我的面说我母亲的事,怕我伤心。我姥姥就开始说我外公,你当爹的就是心狠,一点也不想闺女,从来不说想闺女的话。外公就说,俺不想,就你自己知道想,行了吧;你想,你说了,俺不说,俺就是不想。听着一向不多言语的外公这样说话,我的心里更是难受。外公当然也是想的啊,他只是不说罢了。
       记得小时候,麦收完了,都是外公去我家,把我们娘几个接过去,住上一阵子。那时外公常常是挑了扁筐去的,里面铺好,软乎乎的。我们坐在扁筐里,外公挑着,颤悠悠的,一头是我,另一头是我大弟弟,母亲走着跟着。后来有了二弟弟,再去我接我们,都是大舅舅了,拉了排车,可我还是觉得坐在着扁筐里由外公挑着好。
     记不得是母亲走后的哪一年的秋口了,天还不是太冷,但早晚都有凉意了。吃过早上的第一顿饭(农村中学那是还是一天两顿饭),还没有上课,两个学生跑到我家,说,孔老师,孔老师,学校大门口有两个老人找您,您快去看看吧。我一下子就想到是姥姥和外公了。我抱起女儿就往校门口跑。真的是我的姥姥和外公。姥姥的眼里有泪痕,外公依然还是平静的神态。外公是旧时的文化人,一身的书生像,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干干净净的样子,一身青色布衫从来都是那么整齐,一尘不染的。
     没等我开口,外公就慢慢地说起来了:
     “你姥姥想你了,想来看看你,我给你姥姥说,孔妮儿她上班,忙,你去了不是给她添乱吗,可你姥姥还是想来看看你。她说,她一个人来,还说,不要让你舅舅们知道,要是让他们知道了就不会让她来了。我怕她走迷路了,就跟着来了。”
      外公说完这些,就看着姥姥说,孔妮儿你也见到了,那咱就回去吧。 
     当然不行啊,姥姥小脚跑来,多不容易,我不会让姥姥走的。外公说,也好,回去我给你舅舅说,改天拉了排车接你姥姥回去。我让外公家来喝杯水歇歇脚,外公说什么也不家去,他说,我和你姥姥出来,你舅舅们都不知道,会子大了,他们会着急的,我得快些回去。外公一个人走着回家去了,我就扶着姥姥家来了。
     那是姥姥第一次到我家走亲戚,也唯一的一次。
     就是那一次,第二天姥姥还病了,我都害怕了。
     记得是丈夫做了鱼,姥姥吃得很香,我就让姥姥多吃了点。早上赶集时买了香蕉(当时农村的集上能买到这也不错了),饭后一大会子,我让姥姥吃了两牙。姥姥说,真甜。一下午到傍晚姥姥都好好的,心情也好。可谁知,夜里姥姥就病了,她不说,但我能看出她很难受。姥姥说,肚子疼(其实应是胃疼),人老了,想吃可身子服不住了。我才想到,可能是吃香蕉吃的。丈夫去了学校的卫生室要了些药,先吃下,稳住了,还好夜里没怎么着。天明后,丈夫去镇上的一家诊所,叫来大夫,给姥姥挂上点滴,姥姥的精神好多了。姥姥笑着给我说,不要怕,姥姥死不了。
     当天上午,三妗子就过来了,她当然不知道姥姥生病的事,是不放心姥姥。一看姥姥病了,就说,老人就是不能出门了,自己当不了自己的家了。还说,你看你这一生病,孔妮儿得多害怕呀,小孩子家家的。我说,我不怕,我就是觉得没照顾好姥姥,心里过意不去,怕舅舅们生气。
    三妗子说,现在就回家拉排车接你姥姥回家去,你这里这么忙,又是上班,孩子还这么小。我说,再停停吧,等姥姥完全好了再回家,我才放心。三妗子说,也好。
    好像是中间隔了一天,三妗子就拉了排车过来了,排车里铺了被褥,看上去就很软和。姥姥坐进排车,我们把姥姥包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两只眼睛。记得清楚,丈夫给我新买的米白色大围巾,给姥姥围了去。姥姥说一定要捎给我,我说,你围着好看,我围太老气了,不要捎回来了。围巾就留在了姥姥那里。
    如今姥姥离开我们十多年了,母亲和姥姥又在一起了吧,姥姥不再想母亲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