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生有梦

一生有你 一路有歌

 
 
 

日志

 
 

想到流泪,流着泪想  

2012-07-26 12:10:29|  分类: 思念母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近二十年的心结已解开,想到母亲我不会再流泪;可不是这样,想到母亲,我还是禁不住泪流满面,还是想抓住母亲的手,给她说,我想你啊,我多想你!

       几天前,大弟弟喝醉了酒,说出了抱怨父亲对母亲不好的话。虽是醉话,但父亲还是很伤心。弟弟醒酒后,也很后悔,他打电话给我,没说几句,就哭得说不成话了。我这边,也是哭了,我安慰他,说父亲不会真生气的。弟弟说,就算是醉话,也是我二十年憋在心里的话,虽不是真的抱怨咱爹,但在咱娘的死这个事上,就是耿耿于怀的,这一次就是没有控制住,把心里说出来了。弟弟说,我不知道,您心里怎么想,我心里就是一直有这个结,我想解开,可就是解不开。弟弟还说,快二十年了,我没有一天不想咱娘。弟弟且哭且诉,我的心都碎了。

       我一度何尝不是这样啊!我的这个大弟弟只比我小两岁,对娘的记忆,我们两个最相似,对父亲的情绪我们都是一样啊:我们虽从来没有说过一句不中听的话(这一次大弟弟终于说出来了),但心里都有说不出的怨或是恨吧,因为,对母亲的死,父亲没有说一句真诚抱歉的话,而且母亲死了这么多年,父亲就没有说过一句或是半句想念母亲的话!就算是他们没有感情,就算是我母亲脾气不太好,可她总是为他生儿育女四个,且都长大人,和他风风雨雨生活了近三十年啊!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对他的妻子?那可是我们的亲娘啊!所以,大弟弟的心情我完全理解,只是我不再想,我心里的结自己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解开了,对父亲不再有不良情绪,可大弟弟他还是有啊。是不是,这一次说出来之后,他心里不再有心结了呢。但愿弟弟能这样!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中年的我,打心里不再怨恨父亲了,他也是不幸的,他也是受伤着,虽然,他活着。近二十年了,父亲一个人,虽然,我从心里从特质到精神没有指望他,但他终是我们的父亲,我不能不想他,不能不牵挂着他,我一门心想照顾我的二弟我的小妹,就是帮他分担。我什么都不说,我就这么义无返顾做着,直到他们都大学毕业,工作成家生子。我想,我的任务算是完成吧。要是母亲地下有知,她也放心了吧。二十年的日子,我没有一天不想到母亲!高兴的时候,想;伤心的时候,想;有好吃好喝好穿的时候,更想;而且,年龄越大,想得越厉害:只有有这样经历的人才能知道这是一种怎样彻心痛肺的想!没有吃过黄连的人,无论如何他是不知道黄连的苦的! 所以,大弟弟的一个电话打碎了我的心,我能怎样安慰弟弟,我又能怎样安慰自己!

      这么多年,我从不向弟弟妹妹说起想娘的话,在我的心里,他们永远都是孩子,只要他们过得高兴快乐,我又何必提这些伤心的事,就算是一个人再想母亲,我也不说。就是那天上午,弟弟的电话又一次让我泪流满面,听着弟弟且哭且说,我就想一把把弟拉到的跟前,抹去他的泪水,摸着他的头说,没事,没事,别哭,有姐姐呢!也四十多的弟弟在电话那头哭,我只能电话安慰,多没用啊! 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固然伤心,但他哪能真的生气啊,毕竟是他的亲儿子,再说,这么年,弟弟在家,他们爷俩也是相互照顾过生活的啊!弟弟是个好孩子,我们都知道,父亲更知道,他哪能不原谅儿子说了过头的话呢。

          好几天过去了,家里的事总算平息了,可城里的我,没有一天不再想大弟弟的哭诉,他说,没有一天不在想咱娘。是啊,什么时候能忘了呢?没有时候,只要活着。我早就说过了。

       昨晚,极热,家务收拾好了,打开空调,让小侄看电视,不再学习,我一个人下楼到小区花园走走,坐坐,通通地气。天热,下楼的人不多,我一人坐在那个健身器的坐位上,母亲的事就一片片地在我眼前了。

          也是这么热的天时候,那时妹妹还在吃奶呢。十多岁的我能已帮母亲做好多事了。傍晚,搬来两条长登子,架上长箔,铺上苇席,就成了晚上院子里乘凉的好地方。我帮着母亲把小弟弟妹妹洗好澡,一个个抱上席子,我们并排躺好,等着母亲拿着芭蕉扇,躺到我们中间。通常,弟弟妹妹躺在一边,我自己躺在一边。母亲侧着身子,脸自然转向他们几个一边,为的是方便给弟弟妹妹扇扇子。当然,我也能感到一些凉风。当时,我记得,躺在那里好像并不是想让母亲给扇扇子,就是喜欢躺在母亲身后的那份安宁那份幸福。躺着,我们时不时说些话。有时母亲干了一天活,累了,不多会母亲就会睡着,扇子有时就停在空中,弟弟就喊,娘,没风了,有蚊子,快扇啊。母亲就会马上接着就紧扇几下。当时,我就想,母亲,真神,睡着了,一喊就能马上给我们再扇扇子。而如今,老家里也少用扇子了,可我永远记得夏夜里,老家的院子里,乘凉的苇席上,母亲给我们扇扇子。

     还记得,晚上晚了,天也凉快了许多,弟弟妹妹都睡熟了,母亲把他们一个个都抱回屋里蚊帐里,我就缠着母亲再躺一会。这时候,母亲的脸就完全可以转向我,只给我一人扇扇了,当然,我也抢着给母亲扇扇子。母亲有时就说,还是闺女知道疼娘啊。我听了,就特高兴,就对给母亲说,娘,你转过去,我给你挠痒痒吧。母亲就像一个听话的孩子转过身去,安静地让我给她挠痒痒,有时,会说,这边,这边,那边,那边,往上一点,往下一点。我听着母亲的指挥,小手在母亲平滑的后背上移来移去,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好的孩子,最疼娘的孩子,也是娘最喜欢的孩子。娘的后背多么平滑啊,手不自觉伸出去,可我还能触着什么呢?!母亲啊,我的母亲,她只在我的记忆里了!

        迷迷糊糊地,就有了梦一样的感觉了,眼前也模模糊糊的,脸上明明地也有了凉意:一定又是泪流满面了。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这样,想到流泪,流着泪想。

         我有寸草心,怎报三春晖!只能流着泪想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